高低温试验箱
English | 繁体版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产品搜索:
      
 
售后服务
投诉及报修
客户留言
技术文章
相关标准
检测报告
资料下载
吉林松原高考舞弊禁而不绝 考生考卷被抢走抄袭

时间:2009/6/10 9:11:23
 

核心提示:吉林松原高考舞弊禁而不绝,不禁出现教师卖作弊器材获利,领导干部子弟被保送等问题,甚至在高考现场出现考生试卷被抢走抄袭的恶劣事件。而对考场上的舞弊行为,监考老师则称“不敢太深管”。


全国统一高考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第四中学考点门外,陪考的家长们坐在一起交谈。虽然当地“坚决打击各种高考舞弊行为”,很多家长们讨论的话题离不开如何作弊。本报记者 张国摄

6月8日中午,全国统一高考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第三中学考点门外,一名考生(左二)在与场外发送答案的青年男子(右二)交流。这位女生抱怨自己收到的选择题答案不完整,对男子说:“你是从17题给我发进来的。”

中国青年报6月10日报道 6月9日一大早,李明全(化名)夫妇气冲冲地到吉林省松原市招生办为儿子讨说法。他们的儿子李爽(化名)在昨天上午的高考中,考卷被后面一名考生抢走抄袭,以至于最后未能答完题,而且答题卡也被撕坏,这一科成绩受到严重影响。

李明全给中国青年报记者看了一张成绩单,李爽在高考前摸底成绩是全班第二名。“我儿子学习好啊,本来是要考清华的,十年寒窗苦读,就是为了这两天,没想到出了这事儿,连一般大学都上不了了,孩子哪能受得了啊!谁能给个说法?谁能为这件事负责?”李明全在招生办大声嚷道。他无法保持冷静,他爱人则眼圈通红说不出话来,而他们的儿子此时正在家里蒙头哭泣。

教师卖作弊器材获利80万

吉林松原,一个古老的东北小城,却因为高考,以一种非常规的状态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因为此前有几家媒体披露了松原高考舞弊的情况,今年高考,松原非常重视,成立了由教育、公安、电信等18个部门组成的高考委员会,主任是主管副市长,严抓高考舞弊。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实地采访发现,严查之下,高考舞弊仍禁而未绝。

6月7日、8日,松原市扶余县,记者看到,开考之后,一些家长就在“坚决打击高考舞弊行为”一类的横幅下席地而坐,吐着瓜子皮儿,高谈阔论中冒出的往往是“抄”、“仪器”、“买场”等字眼。每场考试过后,都能听到有学生或喜悦或懊丧地谈论,刚才抄了多少或哪个没有抄上。

一位父亲概括:“现在这学生,啥招都使,只要能考上就光荣。”

高考前后,一则不大不小的丑闻在扶余传开:扶余县第一中学两名教师因出售作弊器材而被抓捕。

扶余仅有一中和三中两所高中,一中为省重点中学,规模较大。

6月6日晚是高考前夜,扶余一中一位工作人员站在校门口的石狮旁说,本校两名老师刚被抓了。他说:“高三的老师,组织学生买仪器,收人家钱。好好地教学,不少挣!那俩钱儿那么好花呢?”

为了第二天的大考,这位工作人员忙着清理门上贴的小广告,内容多数是附近的住户或旅店招揽考生、家长,其中也有作弊团伙的广告。他说,相同位置出现过不少卖仪器的广告。

“仪器”就是高考作弊器材。有的像块橡皮,有的看起来是手表,都能显示场外通过无线电波传送的答案。有的无线耳机则像个小红豆粒。用扶余一中几名高二学生的话来说:“现在啥时代了,全是高科技!”

在一个考点,记者见到一道横幅,警示考生,只允许佩戴指针式的手表入场。

松原市公安局的李警官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展示了警方收缴的微型耳机和发射装置。微型耳机直径只有几毫米。有一种微型口腔骨传导耳机,不用耳朵,直接放入口腔即可感知声音。接收器收到对讲机或车载电台发射的无线电语音信号,骨传导耳机收到后,使用者通过口腔中骨骼感知声音,不会被人察觉。

这些作弊器材的电波能传到二三百米左右,发射装置与考场之间不能超过这个距离,在此范围内的旅店、居民楼都可能成为作弊团伙的藏身之所。

本报记者从不同渠道获悉,通过出售作弊器材,涉案的扶余一中教师几天内就获利80万元左右。

有人形容涉案教师“像办辅导班一样”组织销售。一位家长说:“她本身是一中的老师,你是一中学生,你买外人的还是买她的?当然得相信她呀!所以,她卖的价高,但是买的人还多。”

该校高三10班一位学生透露,两名老师中的主谋是这个班级的女英语教师。6月3日考生分完考场,她就组织“顾客”测试效果,模拟实验他们能否正常接收信号,恰被省里派来的电信专家探测出来。

6月8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松原市公安局一名大队长的办公桌上看到,一份情况汇报里就提到,扶余县两名教师因出售作弊器材被抓。在松原督查的吉林省公安厅经文保支队张队长告诉记者,其中一人叫刘艳华,另一人姓何。

但只买设备没用,还得另买答案。每场开考后,场内的人会把试卷拍照传给作弊团伙,场外的人组织高手团队解题,再把答案发给考生,整个过程大约耗时1个小时。

有人告诉记者,一台5000元的设备,连同答案就要价20000元。但行情因答案的“质量”而定。有出售者打包票,使用设备后,包进本科院校或包进重点大学,考试成绩不到本科线不收答案的费用,过了本科线收16000元,超过重点线收40000元。

扶余三中高三教师刘芬(化名)气愤地对记者说:“一中这个老师太过分了,整那玩意儿违反职业道德,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了,坑学生,坑家长!”

刘芬的孩子今年也高考。前几天,家里接到一个电话,正是有人推销“仪器”。

6月8日上午的考试结束后,记者从松原市前郭县第五中学一位考生处了解到,考场上抓了4个使用作弊器材的学生。但他表示,还有很多考生带设备入场,“那4个只是被抓了当典型,成了替死鬼”。

记者向吉林省公安厅来松原巡查的张队长询问,前郭五中是否有4名考生因使用作弊器材被抓获,他告诉记者,共有9名。

前郭五中这名考生还说,场外传来的答案并不太准。“答题的水平还是很高的,只是因为用摄像头传出去的考题,有些地方拍摄得不太清楚,有些数字就会计算不准,从而影响正确率”。

据警方介绍,今年松原对高考舞弊查得特别严格,查处了一批犯罪团伙。1月,松原市公安局整理去年侦办的出售作弊器材案件时,发现了一个出售窃听窃照器材的地下窝点。该团伙以奥博公司作为掩护,兜售窃听窃照器材、反屏蔽设备,以及考试作弊用的无线语音传输和接收设备,牟取暴利,经营已经成规模化、网络化、组织化。

经查,奥博公司是地下网络公司,并未在相关部门注册,也没有公开的办公场所。5月28日,专案组相继抓获团伙成员15人,捣毁地下制作窝点4处,收缴各类作弊器材500余套,无线语音发射装置100多套,用于无线发射的车载台16套等设备。

“买场”——好学生是赚钱的

刘芬老师告诉记者,有外地学生费尽周折,转到这里参加高考,虽然刘芬从没在自己的班上见到这样的孩子。

“也许是报考这两天来考试,我们都不知道,平时上课时没有。”她说。

一位高中女生坦率地和记者说,外地学生之所以要到扶余来参加高考,是因为“在这块儿考试有手段”。她解释说:“可以买场啊,只要有钱都行。假如说你在别的地方打500分,在这儿能打600分。”

松原市公安局户政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松原市高考户籍审查还是很严格的,考前专门开展过户口集中整顿,就在前几天,该市宁江区还清退了5名不符合报考条件的考生,他们都是以社会青年的身份报考的。

上任一个多月的松原市招生办主任张大军说,报考要求必须是应届毕业生,外省转入的考生有严格的条件限制,比如单独户口必须迁入满3年,随父母迁移为1年。他告诉本报记者,今年高考前,松原陆续清理出了80多名不符合条件的考生,但迄今没发现高考移民。

在松原,外地人听不懂的“买场”,就是花钱买通监考老师和同一考场的其他考生,抄袭他们的试卷。被收买的老师不但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可帮忙传答案,或者放风,以免被巡视员撞见。

前郭五中一名考生说,自己所在的考场监考并不严格,他就亲眼看见一位监考老师给一个考生递纸条,假装掉在地上,“那个考生捡起来就抄”。

在买场的情况下,老师“不管闲事”是理所应当的。有家长举例说,往年曾有学生截获了不属于自己的纸条,拿起就抄,监考老师制止,他理直气壮地说:答案是你递的,兴他抄不兴我抄?

家长们感慨,“高考就是考家长”,“学习好是赚钱的”。成绩不好的学生,家里得处处花钱;成绩好的学生,不仅可免学费、拿奖学金,还能在高考考场上卖答案,大赚一笔。

高考前夜,记者在扶余一中篮球场边听到一番对话。一名女生向一名男生抱怨,我真的不甘心,咱农村的,买场咱也买不了。

在同一个校园里,五六名考生谈论着一位卖家的叫价:“5万块钱一科,而且不能单买。”当中有名男生惊讶地大喊:“5万块钱一科?以后创业的钱都有了!”

而学校门口的一群考生说,据他们了解的行情,买一场在3000元左右,中间人会收1000元。语文由于答案不好确定,买场现象较少,其他三科合计9000元。人群中冒出一句粗话:“他妈的,都得有钱的,没钱谁买?”

一名高一学生说,去年自己表哥家花了近10万元买场,既“买”老师也“买”学生,然后全场乱抄都没人管。

对于儿子的将来,扶余县一家饭馆的老板王锋(化名)表现得胸有成竹。“我给孩子运作了”,他有些得意。“反正我家孩子考不上的话,这个考场就基本没人考上了。”

王锋的儿子是扶余一中成绩较差的学生之一,模拟考试400多分。通过父亲的“运作”,儿子有望达到480分左右,这是家里估计的本科线。

6月3日一分完考场,王锋立即从县教育局拿到一张单子,上面列着儿子所在的考场28名考生的姓名、学校、模拟考试成绩单等信息。“材料整出来了。哪一场,都有谁,你要没有人,都看不到这单子。”

他发现,这个考场成绩最好的学生,模拟考试也就在550分左右。“我们主打就找一个,找那个最好的。”

记者问:“今年查这么严,你们怎么运作?”他说:“到里边就松了。”

“你不给我抄,别人也得抄你的,也得打扰你。还不如让我抄呢,我不让别的同学打扰你。”王锋“运作”的算盘是:“我抄完了,大伙儿都有份,但在我抄之前,谁也不能抄。”

他说,自己“还没提钱的事儿”,对方“保我多少分,走上(大学)再给钱。要真抄上了,你一毛不拔也不行。”

一边抱怨生意难做,王锋一边说:“谁家都得舍得这一万两万的,这十多年都拿了,还差这一点?”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俊秀 张国) jiangtao

监考老师“不敢太深管”

语文考试之后,扶余三中学生张帆(化名)走出考场的第一件事,是给家里打电话。

她旁若无人地对着话筒大喊:“我同学语文不好,让我给她整答案,我就整张面巾纸,写上去了,让一个女生传,那女生还不给传,一下子卡住了,让一个老师看见了。就一个老师管,那老师其实挺好的。另一个老师站着不吱声……没收卷儿?不可能!”

挂掉电话后,她笑嘻嘻地:“我同学在前面,吱那一声了你说我能不帮吗?都这时候了。”

当时,那位同学坐在第一排,张帆将选择题答案写在面巾纸上向前传,不料前面的女生不帮忙,又给送回来了。张自己接纸条的时候,那位女老师走过来,对她说:“你老实点!”但老师所做的到此为止。

“这不面巾纸啊?我传出去好几个呢!”张帆对记者抖抖手里的塑料文件夹,里面有一大包纸巾。

她说:“老师不敢太深管。只要你别让巡场的看到,给老师添麻烦。去年有老师管得太严,让人给揍了。”

很多家长也持这样的看法。王锋说:“监场老师都有胸牌,你要是对我不利了,我考完后找你。他学习啥也不是,考试就只能背水一战了,你敢跟他声张?(老师)工作范围内必然得提醒你,但你就拿他的话别当回事儿。”

他还说,正常而言,人都有同情心,谁家没有孩子?

另一些家长说:“一般的不敢给卡,孩子一辈子前途,卡的话出来后真收拾你。”“老师要是看到抄,也当没看见,都本地人,本地多出几个大学生不挺好吗?”

另一方面,那些学习好又不愿“卖”场的学生,如果不想被别人打扰,也可以交钱“买保护”,就不会受到打扰。

高考期间,刘芬听自己的学生反馈,今年监考严了不少,有人传纸条被没收了。但考试第一天,刘芬的孩子就被别的考生要答案,受到干扰,监考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高考第一天,就有知情人向记者反映,在松原江南考场,清出了至少两名替考者和若干带耳机的违纪考生。考场上有考生互相换卷子抄,监考老师也不管。记者在松原市实验高中考场随机问了几个考生,普遍反映“监考不严”,有的考生说,考场内很多人用无线耳麦,还有人传纸条。

同样望子成龙,中学教师刘芬不同于饭馆老板王锋的乐观,她十分忧心孩子的前途。她说,以孩子的平时成绩,如果考风正常,谁也不抄,“本科稳走”,但在其他考生抄袭的情况下,就会成为可上可下的“边缘生”。

她说:“我非常担忧,考风不端正,学风怎么也改正不了。一是家长,二是学生。有的不把老师放在眼里,看不起你,认为孩子肯定能上,孩子搁你这儿就是让你给看着,人家有钱就当爷。还有的是把老师捧到天上,给老师送钱。”

但在高考这两天,刘芬背离了她的信条。“我对孩子说,为了公平点,在场上你能抄就抄,能打多少算多少。一上考场我就嘱咐,我说实在都抄的时候,你也得回头看看,别在那儿不动啊。”

守在熙熙攘攘的考场外,当中国青年报记者询问扶余一中3名高二学生,明年高考会不会考虑作弊时,有人回答“看吧”,有人回答“嗯哪”。

“你是从17题给我发进来的”

一张皱皱巴巴的白纸上面,写着一组“ABCD”——选择题的答案,白纸在一名黑衣女生手上。

她对身边那位身穿粉红T恤的青年男子说:“你是从17题给我发进来的。”

6月8日中午,全国统一高考综合科目考试散场不久,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第三中学考点门前,见到了这一场景。

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一对家长模样的中年男女,男子穿红色T恤,女子身着白色衬衣。

黑衣女生与粉衣男子同时掏出手机,查看短信记录。记者从他们的对话得知,女生参加的是理科综合考试,而男子在考场外得到答案,传给了正在考试的女生。

但由于这份答案并不完整,给女生答题造成了困扰。考后,他们立即讨论了一些题目究竟该选哪个选项。

女生说,前5道题都是生物题,而自己“就会生物”,因此在没有答案的情况下,自己做完了生物选择题和大题。

当男子念选择题第21题、22题、25题等的答案,她边听边埋怨:“没有,没收着啊。”“那我咋没收着呢?”

今年高考,吉林省明令禁止考生携带手机进入考场,要求各考点采取防范措施,这名黑衣女生通过什么方式将手机带入,又如何在场内收到粉衣男子传来的答案?记者无从得知。

在松原市一些考场附近,本报记者还找到了卖设备的小广告。6月7日早晨,记者拨打联系电话,佯装买货,接通后一名男子说打错了。但半个小时之后,此人又用另一个电话号码回电,问是不是想要答案。当听记者说就在松原,他说:“松原买的挺多的。”

这名男子说,全套答案15000元,单科数学6000元,满分150分的科目保证单科130分以上,需要配合器材使用。他让记者在网上与他联系,称打款后就给发答案。

记者当天上午向吉林省教育厅、省招生办和松原市公安局报告此事,希望配合警方将犯罪嫌疑人抓获。但当记者中午在市公安局上网,与那名男子商谈打款一事,他已不认账,只说记者认错了人。当着3位民警的面,记者拨打对方留下的电话,而他竟早有准备,清晰地喊出了记者的姓名和“中国青年报”,说:“你找我什么事?”

一名刚刚还在兜售作弊工具的贩子,怎会突然知道了记者的姓名和单位?

松原市公安局杨大队长向记者表示,他们已经成立专案组,将以最快的速度查清这名兜售作弊工具的贩子及其底细。

松原市委宣传部:今年保送生中只有一名领导干部子弟

6月8日,吉林省松原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郑双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原招生办主任被停职是由于保送生问题,目前松原已经严格纠正,今年的保送生只有一名领导干部子弟,是非常优秀完全符合保送条件的。

郑双介绍说,前段时间媒体曾报道松原高考黑幕的情况,有些事情是真实的。比如保送的事,确实前几年走的保送生有很多是领导干部子弟。但是这种情况并非松原独有,全国各地不同程度都存在,这次松原曝出来只是因为有人提供了一些比较确凿的证据。媒体报道后,松原市进行了彻底的调查和处理,省招办主任李文秀和乾安县主管教育的副县长都被停职,教育局副局长被追究刑事责任,“处理力度很大、很彻底”。他表示,“有问题我们一定调查,决不姑息”。

郑双向记者介绍,这两年松原的教育质量确实不错,连续两年高考成绩在吉林省排第一,高考状元也出自松原,去年仅松原实验高中就有6名学生考上了清华大学。他说,有个别作弊现象不可避免,但不能因此抹杀这几年松原的基础教育成绩。现在的媒体报道让人们对松原有些不好的印象,以至于同学们上了大学一提是松原的,人们就会以异样的眼光来看待。“所以我们要改变这种现象,彻底摆脱以前的阴影,严格考试管理,杜绝违规事件再次发生。”

2009年初,有媒体公布了过去3年来松原市10位以省级优秀学生获得保送资格的学生家长名单(全市3年同类保送生一共13名),时任招生办主任的李文秀位列其中,他的孩子前年被保送到了中国政法大学。

郑双告诉记者,媒体报道后,今年的保送生名单完全是重新决定的,原来的名单里确实有很多领导干部子女,现在新确定的名单里,只有一名财政局副局长的孩子,其他人都是完全没有任何背景的优秀学生。而这名领导干部子女本身非常优秀,完全符合保送条件。“也不能因为是领导干部子女就剥夺其本来的权利”。郑双说。

记者在松原市教育局一份文件上看到,2009年2月23日,松原市教育局下发通知,要求各区县教育局和市直普通高中对省级优秀学生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评选工作进行自查,及时纠正问题。各地各学校要对2008-2009学年度省级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人选重新进行公示。

郑双还告诉记者,李文秀停职只是因为其子女是保送生,媒体报道的大多不实。他说,李文秀曾表示,其一个人不可能单独审查那么多不符合条件的考生,并收那么多钱,都是相关部门负责的,其只是作为招办主任要担负领导责任。

松原市招生办主任:舞弊者查出来的越多说明我工作做得越实

本报吉林松原6月9日电(记者王俊秀张国)6月8日晚,松原市招生办主任张大军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了今年松原市高考情况。统计截止到下午7时左右,全市共发现作弊29人次,其中替考6名,其余都是利用通讯器材作弊的。替考者前郭县3名,乾安县3名,大多是大学生,来自东南大学、吉林大学等学校。

张大军认为,发现舞弊人员只是个别行为,而且“舞弊者查出来的越多,说明我工作做得越实”。

张大军上任只有一个多月,前任招生办主任李文秀于今年4月份因保送生涉及官员子女被停职。

张大军告诉记者,松原对今年的高考非常重视,考前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组成了由教育、公安、电信等18个部门组成的高考委员会,主任是主管副市长。“从基础抓起,认真清理了考生学籍,从报名开始,发现一个查处一个。”

据介绍,松原对外省转入的考生有严格的条件限制,比如单独户口必须迁入满3年,随父母迁移为1年。张大军告诉记者,今年高考前,松原市陆续清理出了80多名不符合条件的考生,但目前没发现高考移民。

张大军介绍说,除了报考审查,松原还严厉打击利用现代通讯器材作弊。此前信息产业部门、教育部门和公安部门曾联合发布公告,严惩利用现代通讯器材作弊,提醒考生和家长不要上当。另外,公安机关对考场周围居民出租房情况进行严格审查和登记,并进行定期走访调查,杜绝可疑人士。目前全省已经打掉了8个销售作弊器材团伙,其中松原有一个。

“为了保证高考公正公平,我们想了很多措施。”张大军说,今年采用了指纹系统,采集所有考生指纹,收卷后再次输入指纹,以严格杜绝替考行为。

张大军介绍,乾安县今年主动申请,县里拿出45万元,所有考场全部安上摄像头。据了解,乾安县此前一位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和教育局长因为高考招生问题被停职,一位副局长被追究刑事责任。

张大军还说,另一项措施是严格规范考务人员行为。市纪委在全市范围内调研,出台“监考工作十不准”,发到每个监考人员手中。监考人员在入考场前半小时才确定考场名单,“严格杜绝作弊行为”。

但即使如此,还是发现一些舞弊人员。张大军认为,这些舞弊人员只是个别行为,从目前看来,这次高考较为平稳、圆满、顺利。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俊秀 张国) jiangtao

 
相关新闻
·吉林松原高考舞弊禁而不绝 考生考卷被抢走抄袭
  企业QQ
  咨询热线:4000662888
售前服务
售中服务
售后服务
GBT 10125-1997 人造气氛
GBT 2423.1-2008 电工电
GM_9540P复合盐雾箱
GBT 10592-2008 高低温试
JIS D0204-1967 汽车零件
JBT 7444-94空气热老化试验箱
GB-T 3512-1983 橡胶热空
GBT3512-2001硫化橡胶或热塑
GB 7000.1-2007IEC 6
GB 7000.1-2007IEC 6
GBT 12085.6-2010 光学
GBT 12085.7-2010 光学
GB10485-2007道路车辆外部照
GBT 4857.7-92 ISO 2
GBT 10593.1-2005 电工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售后服务 | 网站导航 | 法律声明 |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 上海林频仪器股份有限公司|高低温试验箱|恒温恒湿试验箱|盐雾试验箱
Copyright(c) Shanghai Linpin Instrument Stock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电话:4000662888 021-60899999 传真:021-34097666
地址:上海市奉贤区临海工业区展工路888号 沪ICP备08003214号 | 沪网安备31012002002565号